吴忌寒告诉你那些比特币不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12-21 10:54 本条阅读:

吴忌寒告诉你那些<span class='wp_keywordlink_affiliate'></span>不为人知的故事
  据统计,全球80%挖掘,所采用的芯片都是比特大陆所生产;这一在矿机生产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公司因而被人们称之为“矿霸”。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也被外界认为“控制着世界30%的算力”,是“中国币圈最有权势的人”。

6月15日晚,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对话了吴忌寒。此次对话干活满满,关于“比特大陆拥有对51%算力攻击”“比特大陆在AI领域的计划”等问题,吴忌寒均给出了回应,具体可见《王峰十问对话吴忌寒:首次公开回应“51%算力攻击”质疑,透露比特大陆AI布局》一文。而我们要说的,是在这次对话中,吴忌寒针对纽约共识大会的风波做出回应;同时,他还讲述了一段分叉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对话中,王峰问:“网络扩容成为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2016年2月,你和一群主要来自美国的Bitcoin Core方面的代表在香港达成和解协议,主张在实现隔离见证的同时,把区块容量扩大两倍。但是之后被搁置。2017年5月,由DCG(注:Digital Currency Group ,即数字货币集团,是一家专注技术领域的投资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创始人Barry Silbert召集22个国家的58个公司代表举行了纽约会议,达成了Segwit2X的扩容方案共识,把区块大小从1M扩容到2M左右,这样既解决了扩容的问题,又避免了分叉的出现。

但在2017年7月17日,比特大陆投资的ViaBTC宣布将新生成的币种命名为Bitcoin Cash(BCH),据说这让签署了纽约共识的人非常气愤。今年5月份,BCH又完成二次升级,通过硬分叉扩容到32M,支持100+TPS,承载能力和交易速度大大增加。当初你们围绕扩容争议的分歧点在哪里?”

对此,吴忌寒回应说:“说到纽约共识(New York Agreement),这个阶段性的妥协成果,最后是被扩容的大区块主义者和小区块主义者两个方面同时放弃的。

2017年4月,由于Core作为一个整体拒绝认可香港共识签署代表们的承诺,扩容面临僵局。数字货币集团(DCG)创始人Barry Silbert,投资了大量,他感到自己必须站出来,推动行业打破僵局。Barry Silbert私下跟我说,虽然DCG投资了很多种类的数字货币,但是BTC占据了最主要的仓位。他希望可以顺利扩容。Barry也是每年5月份在纽约召开的Consensus大会的主人,整个4月份,Barry异常勤奋地工作,和业内主要的公司、开发者代表展开了一对一的联系,他尽了极大的努力,去担任斡旋人的角色,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之后,Barry初步了软化了各方的立场。Blockstream(Blockstream是一家旨在扩大协议层功能的公司,主导研发侧链的扩展机制,以连通与其它竞争币)的CEO, Adam Back答应了Barry要在5月份去纽约参加面对面的磋商。

但是Adam在临出发前,被Blockstream内部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合伙人严厉地阻止了。这是Adam亲口在香港告诉Micree的。Adam在纽约的会谈前夕,临时宣布拒绝参加会议。与此同时,Blockstream派出了级别较低的缪永权参加会谈。

由于一些重要的生态企业的抵制,谬永权被会议主持人Barry拒绝了。这些抵制谬永权的企业家威胁说,如果谬永权参加会谈,他们就拒绝出席。因此谬永权没有能够参加会议。为什么大家要抵制谬永权参加会议呢?主要是因为谬永权在Twitter上经常对于一些社区成员进行没有下限的人身攻击。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并没有参与到抗议者的行列。这个过程可以说明,Blockstream以及整个小区块阵营的开发者,一方面他们被行业内主要的公司排斥;另一方面,他们也是拒绝沟通的,Adam临时决定不参加会议,反而派出名声很差的谬永权(经常以搅局者的面貌出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我查看了日历,会谈是在纽约的2017年5月21日进行。那是一个星期天,上午的阳光非常好。Barry组织大家在一个酒店的楼顶,露天里,进行了一场会谈。因为阳光强烈,很多参会者都戴着墨镜。参会完后,我裸露的脖子后背还被晒伤了。Barry邀请了社区主要的代表参加会议。

会议的讨论的焦点,就在于,SegWit激活是否应该绑定硬分叉扩容,让两者同时进行。Barry有意代表了不曾到场的Adam,站在Adam的立场说话,希望大家可以同意先激活SegWit,把扩容的事情放一放,先达成一个君子协定,将来再说。

但是现场的大多数企业,都希望能够绑定在一起。例如Bitpay(BitPay一直被称作Bitcoin上的PayPal,它是面向收取Bitcoin商户的支付解决方案,商户收到个人消费者的Bitcoin,通过BitPay把钱转成自己使用的货币,并向BitPay支付0.99%作为手续费)、Blockchain.info(blockchain.info是知名onchain在线钱包服务商,同时也提供数据查询服务)等都指出,目前的扩容形势已经刻不容缓。如果不能绑定在一起扩容,他们的用户就会被迫持续支付高额的手续费,他们就会立即开始支持替代性的密码学货币,例如以太坊。还有企业说,如果今天不能达成条件彼此绑定的有效协议,就立刻退场。他们说,Core已经拒绝执行香港共识,我们为什么要在纽约重复制定一个香港共识?

Bitfury(BitFury Group 2011年创立于俄罗斯,在旧金山和阿姆斯特丹设有管理部门,在冰岛和格鲁吉亚共和国设有数据中心。早期是一个ASIC矿机芯片研发团队,现在转型做基础数据服务和交易处理服务)的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谈。Bitfury是一贯支持小区块立场的,但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Bitfury的代表异常坚定地支持绑定一起扩容。那位代表认为,如果这么多企业一起达成共识,少数Core的极端小区块主义者,做不了什么,扩容一定可以成功。

Barry坚持着,希望在场代表能够接受Adam的提议,也就是先上SegWit,别的以后再说。此时又有三家重要的企业代表威胁立刻离场。其他人虽然没有那么强烈的立场,但是都表示附和。最后,在场的代表——强调一下——在场的代表形成了共识,准备实施SegWit+2M绑定扩容的方案,也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SegWit2X。”

同时,吴忌寒还分享了一个技术细节:“在做算力投票的时候,有多个投票位点。SegWit的投票激活,是在位点1投票。而纽约共识推出的SegWit2X方案,为了明确表明社区是对SegWit2X进行投票,和SegWit本身区分开来,会议商定,准备在位点4进行投票。

为什么要选在位点4,而不是位点2、位点3呢?就是怕有什么不曾公布的社区方案,准备采用位点2、位点3。保守起见,选定位点4,这样避免撞车。会议经过一个上午就开完了。Barry在散会后,草拟了有关内容,并给与会代表确认。

然后,Barry就开始搜集更为广泛的签名支持。Barry希望在马上就要召开的Consensus大会上宣布这个消息。自然而然地,在这个协议向公众公布之前,社区一些主要的开发者、企业家就都得知了协议内容。

紧接着周日的周一,协议依然只是在企业间收集支持签名。周一晚上,令人意外的事情出现了。Bitcoin Core方面的一个开发者,名字叫做James,在协议公布之前,他抢先提出了一个非常吊诡的方案,被编号为BIP91。这个BIP91也决定采用位点4来进行投票。

由于纽约共识的协议和方案没有被公布,看上去这个意外的撞车没有任何问题!当然仅仅是看上去没有问题而言。

SegWit2X和BIP91都采用位点4进行投票。我们先不用管BIP91是什么,如果BIP91和SegWit2X都采用了位点4来投票,等投票真正发生的时候,就会分不清楚投票者到底投的是哪一个了。更进一步,一个投票者还可以持有一个模糊的立场,对自己的投票行为进行任意解读。

BIP91的内容是什么呢?其实比较简单,就是先在位点4投票,等达到80%的同意票数,就开始强制要求在位点1进行投票,然后SegWit就得以通过,解除SegWit需要95%投票却一直达不到的僵局。至于扩大区块呢?就完全不存在了。

BIP91的前半部分,也就是激活SegWit,和SegWit2X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到底是否在SegWit激活之后进行区块扩容。BIP91没有区块扩容内容,SegWit2X包含得有。

当时国内两家矿池,就借此声称,先是支持纽约共识,后来又宣称,自己投票其实支持的是BIP91。从BIP91故意抢着占用位点4开始,这几乎就是明说了,等到SegWit通过之后,他们就要立刻反悔对纽约共识的支持。纽约共识要流产的前景几乎是注定的了。

与此同时呢,部分极端的Bitcoin Core的活动家,开始极力主张所谓的UASF。这个UASF并没有得到Core的官方的支持。一时间,小区快阵营同时发布了两个客户端:UASF客户端和Core客户端。

UASF没有得到所谓Core的支持,但是几乎整个Blockstream阵营都倾巢出动,在社交媒体上煽动对UASF的支持。

这些支持者作为资深的开发者,不是不明白,UASF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方案,在UASF期间,整个网络会分叉成两个币,一个是UASF币,一个是正常的。但是如果UASF的价格在后续的交易过程中变高,那么算力就会被吸引到UASF的链条上,然后UASF的链条变得更长,就会覆盖原来的链条。UASF实际上是一种依靠市场手段策划的51%攻击行为。

由于绝大多数交易所和用户都不明就里,不知道UASF的危险性所在,毫无防备可言,如果UASF发生,很多交易历史都会出现巨大的争议和混乱。整个的链条出现超长深度的回滚,很多交易所、很多用户都会丢钱

因此这个时候,为了至少保证有一条链上的交易不被回滚,就必须采取措施了。于是我们和大区快社区内很多专家,机遇另外一个提议,叫做BUIP055,一起讨论出了被命名为UAHF(用户激活硬分叉)的方案。

UAHF方案一开始是防守性的,是为了保证万一UASF被激活,整个的交易历史还有一条备份存在,不会被完全抹除。

UAHF方案被实现后,很快大区快社区里,就出现了一些社区成员,策划将UAHF这个防守性的方案,变成一个进取性方案。大家研究发现,只要坚持实施UAHF,加上特定的技术手段,一条崭新的大区块的就会诞生,就会独立于存在。

于是,在预见到纽约共识必然遭到言而无信的小区块主义者的背叛的前景之后,UAHF技术驱动下的BCH就诞生了。BCH诞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关注,整个大区块社区都积极推动纽约共识实现。

Roger Ver说,他会坚定地支持纽约共识,但是如果纽约共识不能实现,他和整个Bitcoin.com就会立即支持BCH,纽约共识的部分签署者确实愤怒了。例如国内某小区快主义的矿池经营者说,我们不是明明支持纽约共识了吗,为什么BCH还是要独立。他忘记了,他在私下里到处说,他只是支持BIP91,不是支持纽约共识。他支持纽约共识是为了激活SegWit,不会执行区块扩大的部分。他们感到愤怒的是,他们希望把永远锁死在1MB的企图失败了。”

免责申明:本文是 [ 雷电财经 ]原创稿件, 版权属 [ 雷电财经 ]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 稿件来源: [ 雷电财经 ],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