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恐慌暴跌30%击穿矿机成本价,“矿机按斤甩卖”上热搜

发布时间:2018-11-21 22:14 本条阅读:

现在是挖矿最痛苦的时候。
今日(11月21日)凌晨,比特币再度创下年内新低,盘中一度跌破4400美元,再创13个月新低,而本月也将成为今年比特币月度累计跌幅最大的月份。
 
图片
 
连日的币价暴跌导致诸多矿机的挖矿成本骤升。比特币矿机随着币价狂泄而遭遇“矿难”,今日上午,“矿机按斤甩卖”上百度热搜,排名第三,搜索量达41.7万。
币价走低,矿场处于亏损状态
比特币本月跌近30%,其他主流虚拟货币本月跌幅均超过10% 。其中,市值排名二三的XRP瑞波币报0.43553美元,12小时跌约5.6%;ETH以太坊报128.22美元,12小时跌约6.7%。两大美国交易所的比特币期货主力合约连跌三周,目前在4300美元上线震荡,跌幅超10%,继11月19日后,连续第二日创去年12月面世以来新低。
目前币价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有媒体指出,分布在国内新疆、内蒙等地的部分中小型矿场,在持续下挫的币价中,已经陆续将矿机转卖清盘。一年前售价高达两万元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根据多地资料显示,部分比特币矿场的矿机废弃之后如山一样堆在院子里,甚至被人以废铁的价格称斤来卖。
 
图片
 
今年8月,剑桥大学分析报告曾显示,在全球虚拟货币矿址分布中,中国的矿池数量巨大,占71%,这些矿池基本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新疆和内蒙古等地区,水电或风电便利、低廉的成本是矿主聚集的重要原因。
10月底,某川西高原“矿场”的负责人曾坦言,挖矿不仅面临政府部门变动的监管政策,同时因币价大幅度走低,矿主们都处于亏损的状态,“一台矿机每月平均亏40块,一个机房一万台矿机每月就亏40万元”。
川西某市政府人士表示,矿场对于当地除了电力外,没有任何税收、就业等经济贡献,反而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风险。目前川西境内有大量矿机存在,尽管国家层面明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但对于挖矿这样的虚拟货币生产行为,国家没有明确的政策要求封禁,地方政府无法判别是否合法。
伴随着挖矿利润的下降,各国的挖矿公司都迎来繁荣后的亏损。
根据外媒Cointelegraph统计,今年前三季度矿工总收入达到47亿美元,但盈利能力持续下降,由于币价的下跌和算力的迭代升级,按零售价支付电费的小型矿工自9月起便无利可图。
瑞典的Norrbotten公司总部位于迈阿密的挖矿公司,日前因欠下超过150万美元的电费而被勒令断电,现在已停止运营。
加拿大上市公司Blockchain Power Trust10月底表示,鉴于比特币价格下降、采矿难度的增加,以及罗马尼亚和欧洲电力价格环境持续强劲,公司目前无法为比特币采矿业务供应或购买能源,因此暂停比特币采矿业务。
矿工退场,矿机销售迎来寒冬
比特币挖矿是一个算力游戏,矿工竭力去获取更多的计算单元和更大的计算量,也因此需要不断购进更高算力的矿机。矿机在市场流通时投资属性明显,币价走高意味着挖矿收益率的升高,矿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而热潮退却后,矿机价位陡然跌落。
根据国内最大的矿池之一鱼池的数据显示,包括蚂蚁S7、T9,以及阿瓦隆A741等较老的矿机型号,早已到达关机价格。算力投的平台也表示,由于蚂蚁S9合约自2018年11月7日至2018年11月16日已连续十日无法支付管理费、电费。根据《算力投算力服务协议》,算力合约自动终止。
 
图片
 
深圳华强北是全球约90%矿机的集散地,种类各异的矿机从这里发往世界。今年矿机利润下滑以来,有的商户重新拾起自己的电脑配件生意,有的兼职开起了“矿场”,利用砸在手里的机器挖矿,有的则彻底放弃,甚至转行开网约车。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挖矿大军日益庞大,监管风声收紧,对于个体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淘金的难度和风险正在逐渐增大。
此前,多家比特币矿机公司因虚拟货币价格走高而利润暴增,远赴海外IPO。矿机巨头嘉楠耘智、亿邦科技和比特大陆相继IPO,欲利用高位估值寻求熊市中的抽身,然而近期行情的低落致使三大矿机巨头IPO进程遇阻。
其中,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已失效。根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信息,嘉楠耘智的香港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后已经失效,筹资目标约为4亿美元。目前,申请时间为5月份的公司列表中已不见“嘉楠耘智”,此前该公司于5月15日递交了招股书。
中国其他比特币矿商的前景也受到质疑。亿邦国际此前牵涉到银豆网非法集资案,IPO今年也无法完成。9月底向香港联交所递交初次上市申请表,并计划将于2018年底完成上市,估值达到350亿美元的比特大陆仍在接受港交所和证监会的问询。
比特大陆作为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在上市之时便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盈利能力甚至超越了市值近4000亿港元的小米。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增长940%;净利润7.43亿美元,同比增长795.2%、增近八倍。业务方面,绝大多数营收来自矿机销售。2018年,矿机销售占总营收的95%。除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也是主要业务。
业内人士指出,该公司面临最大的风险即过于依赖矿机销售收入,导致营收伴随虚拟货币价格涨跌。一方面,矿机属于制造业,比特大陆起到一定的产业带动作用。但另一方面,其收取的虚拟币也涉及到变现,有可能涉及灰色交易地带。
还有观点指出,比特大陆用来支撑市场的矿机仍然是发布于2016年6月的蚂蚁S9,已经两年没有矿机的重大技术更新。如若在矿机研发上持续落后,比特大陆很可能失去矿业霸主地位。
未来比特币和虚拟货币市场或将持续走低
市场遇冷,而监管并未放松,多个交易平台也呈现观望态度。
纽交所母公司洲际交易所(ICE)20日宣布,旗下数字资产平台Bakkt将推迟上线交易Bakkt比特币期货,期货合约的日期设在明年1月24日。
11月2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正调查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和虚拟货币USDT的发行方Tether是否利用USDT推升比特币的价格。目前,Tether涉嫌严重超发,USDT的稳定币身份可疑,且因为被指与交易所Bitfinex有裙带关系,Tether面临操纵比特币价格的指控。
英国监管机构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20日也表示将就禁止加密货币差价合约和虚拟货币衍生品进行咨询。该机构总监Woolard表示,“我们担心散户投资者被推销一些基于交易token的衍生品产品,它们(结构)复杂、波动大,而且经常用杠杆,存在潜在的市场诚信问题。”
虚拟货币价格的暴跌也使得公众的关注度迅速消退,比特币又重新沦为由散户投资者推动的投机游戏。据Chainalysis公司分析数据,在2018年1月到9月这三个季度内,使用比特币结算的交易量下降超过80%。
多家机构普遍认为,比特币现金(BCH)近日的硬分叉是比特币近日大跌的主要推手。彭博分析师Mike McGlone警告称,比特币和加密市场或将进一步下跌。这种萧条是由比特币现金硬分叉引发的。从几周前开始,这件事让市场有点过于乐观,但他们忘了自己身处于一个持久的熊市。
Think Markets UK的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已经大幅下降,目前的波动性比亚马逊和苹果的股票波动性更低,这使得比特币对交易者的吸引力降低。
对冲基金Ikigai的创始人Travis Kling近期表示,很难估计目前比特币和加密市场的走向,与比特币现金有关的事情可能会影响整个加密市场。

免责申明:本文是 [ 雷电财经 ]原创稿件, 版权属 [ 雷电财经 ]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 稿件来源: [ 雷电财经 ],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