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元年:新兴国领跑
2021-04-19 14:25:23 小编 人浏览

 要在多大程度上推行可能瓦解现有货币系统的央行数字货币,日美欧仍犹豫不决。

编者按:本文来自日本经济新闻;

通过电子方式进行资金交易的数字货币的实用化已进入视野。在全世界,6成的中央银行正着手验证试验。新兴市场国家以任何人都能享受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为目的发挥主导,日美欧也渐渐行动起来。数字货币的浪潮还蕴含着动摇以美元为顶点的货币主导权这一可能性。

中国计划发行“数字人民币”(REUTERS)

在柬埔寨全国的咖啡馆,写着“此处可以使用Bakong”的红色牌子引人注意。“Bakong”是该国2020年10月开始发行的数字货币。在智能手机上下载专门APP,利用电话号码和二维码即可用于柜台的支付。Bakong是由柬埔寨央行发行和管理的数字货币(CBDC)。由于是与现金相同的法定货币,原则上可在任何地方使用。

国际清算银行(BIS)1月发布的65个国家和地区的调查数据显示,在研究数字货币的央行中,回答称处于验证试验阶段的比例在2020年为约60%,相比1年前的42%有所增加。由此可见,实用化将进一步得到推进的2021年将成为“数字货币元年”。

新兴市场国家的发行意愿强烈

从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来看,新兴市场国家的发行意愿强烈。主管加勒比海8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政策的东加勒比中央银行(ECCB)3月底发布消息称,已试验性启动数字货币“DCASH”的发行。

正如手机在固定电话普及迟缓的新兴市场国家迅速普及一样,越是银行网点等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国家,引进数字货币的意义越是巨大。原因是瞄准了任何人都能获得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

柬埔寨的7~8成民众被认为并未开设银行账户,手机的普及率则达到150%。即使是没有银行网点的农村地区,也可以利用智能手机进行汇款等。柬埔寨国家银行(NBC)总干事Chea Serey充满期待的表示“货币政策的控制容易发挥作用”。在柬埔寨,存款的8成以上为信用等级高的美元计价。如果本国货币的流通少,通过利率和货币供给量调节来影响经济和物价的货币政策的效力将减弱。另外,还可以隐约看到希望利用央行数字货币夺回货币主权的想法。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货币的形态从未如此剧烈地发生改变。数字化把货币从现实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将动摇现有的秩序,从民众的生活到国际货币的势力版图都存在被改变的可能性。

2020年12月,中国江苏省苏州市的10万人参加了“数字人民币”的验证试验。测试在通信环境不佳时能否用于汇款和结算,针对能否发挥货币功能进行了验证。中国寻求在2022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前正式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正不断进行试验。

这符合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中国人民银行2月宣布与泰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的央行以及香港的金融管理局启动数字货币的共同研究。目的是寻求构建与海外相互转移数字货币、实现跨境结算的机制。这看起来也是瓦解美元一强格局的行动。

日美欧犹豫不决

拥有全球流通货币的日美欧一直对央行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这是因为洗钱风险、与现有银行系统的共存等课题很多。

风向发生转变是在2019年。契机是除了数字人民币之外,美国Facebook提出了数字货币“Libra”(随后更名为Diem)构想。如果新的“国际货币”诞生,货币主权将动摇,还存在夺走央行垄断的货币发行收益的风险。

日美欧一直在央行数字货币联合研发小组等国际合作框架下制定应对措施。在背后起推动作用的是担忧在数字货币技术和制度设计方面被中国掌握国际标准,导致自身陷入不利地位的危机感。

日本银行(央行)自4月5日起,启动了确认央行数字货币在系统上能否发挥功能的验证试验。欧洲中央银行(ECB)也计划在年内针对是否推进“数字欧元”项目得出结论。当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主席鲍威尔3月表示“没必要加快推进计划”。要在多大程度上推行可能瓦解现有货币系统的央行数字货币,日美欧仍犹豫不决。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齐藤雄太,金融科技编辑 关口庆太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特哈币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