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VC的看法:投资清洁科技真的不赚钱吗?
2021-06-25 16:00:07 小编 人浏览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10多年前,美国曾经刮起“清洁科技”高潮,企业野心勃勃,政府大力支持,但最终以失败告终。真的失败了吗?不错,许多创业者死了,但一些活下来的企业市值大增。上一次并没有完全失败,现在新一轮高潮又来了。原文作者是David Mount,标题是:Climate Tech Has Left the Startup ‘Valley of Death’

不久前我参加一个圆桌会议,与会者包括学者、可持续发展教授,大家讨论如何利用好悬而未决的美国经济刺激,以及把握好政策制定者、消费者、企业、投资人对气候技术的兴趣,以求解决气候危机。

与会者中有一位非常成功,他的工作让我敬佩,他讲了一句话,这名话将我们带到熟悉的道路上:“当我们考虑所有这些投资时,应该认识到10年前清洁科技曾经炙手可热,但它完全失败了。”

在这次圆桌会议上,被称为“清洁科技1.0”的投资被定性为“失败”。早在2016年这种论调就出现了,当时MIT Energy Initiative曾在报告中指出,投资者向清洁科技投入250亿美元,几乎超过一半都扔到了水中。于是乎,大家的讨论重点转向其它问题:“错在哪里?”“如何避免再次犯错?”

从2008年开始,我就成为了清洁科技投资者,我对这些评论再熟悉不过,知道大家不约而同喊出“失败”。参与讨论时,我知道这样的分析是错误的,因为它不再正确。

圆桌会议只有几十名参与者,发言时间很少,我试图用简洁的语言表达如下观点:清洁科技1.0投入250亿美元,投向了企业,现在它们的合计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聘请员工超过5万人。

单是在2006年至2011年,清洁科技1.0就孕育出许多成功案例,比如: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5870亿美元)、光伏半导体公司Enphase Energy(200亿美元)、电动汽车电池开发商QuantumScape(110亿美元)、太阳能逆变器及管理公司SolarEdge(126亿美元)、居民太阳能公司Sunrun(90亿美元)、可持续肉类生产商Beyond Meat(94亿美元)。到了今天,所有这些企业的市值还在增长。

早期分析人士之所以说投资失败,主要是因为他们太早下判断。2011年4月,上述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只有20亿美元,放在当时当然可以说“失败”。到了2016年4月,这些公司的市值到了360亿美元,那时权威期刊下了定论:投资失败。

假设投资者继续向赢家投钱,拥有这些企业40%的股权,当它们上市时,40%的股权相当于2400亿美元。回报如何?在2006年至2011年,投资250亿美元变成了2000亿美元。这能叫失败吗?不是的,回报很惊人。当然,你可以说成功最主要的还是特斯拉及少数公司,但VC行业本就是这样。投资任何技术都有类似特点,比如谷歌、Facebook活了下来,但你却忘了还有Lycos和Friendster。

当我们重新评估“清洁科技1.0”时,“死亡谷”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当创业公司融到第一笔资金,但是它还没有获得客户营收,这时就是死亡谷。软件公司一般只需要几个月就能走出死亡谷,有些甚至在融资之前就已经走出。气候科技公司不太一样,它的死亡谷长一些,但是当气候科技公司获得营收,相比传统科技创业公司就会拥有更庞大的终端市场,客户忠诚度也要高一些。

2011年在斯坦福担任客座讲师时,我首次谈到这个观点,当时的想法是创业公司如果想成功,需要坚持足够长的时间,走出死亡谷。2016年断言清洁科技已经失败的人忘了这一点,或者失去了信仰,又或者看得不够远。

第一轮清洁科技有很多失败,并不是说我们不能从中学习经验。客户(customers)、资本(capital)、竞争(competition)代表3C,它们一直都是关键因素。从开发产品到赢得客户需要时间,失败者低估了时间的长度,虽然廉价资本一直存在,但创业者要与老牌企业竞争,它们也低估了难度。获胜的企业一般都接受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已经学会接受现实。

还有一点要注意,从风投的角度看,可再生能源资产的规模一直在稳定增长。过去10年,美国太阳能资产增加42%,风能增加15%。

总之我们应该认识到,10年前可持续能源领域的投资虽然面临许多挑战,但整体仍是成功的。我们在讨论清洁科技时,应该将问题从“为什么上次遭遇大失败?”转向“为什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如何寻找下一个大赢家?”

译者:小兵手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特哈币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