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鸡娃”,这套书就是最好的文学大师课
2021-06-02 07:39:15 小编 人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民说iHuman”(ID:xinminshuo),整理自《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

《小舍得》在皆大欢喜中落下帷幕,可惜现实中的“一地鸡毛”远未结束:

田雨岚式的“虎妈”依然马不停蹄带着疲惫的孩子穿梭在高楼间的课外辅导班;

夏君山式的“猫爸”仍旧牺牲休息日时间替孩子上加强班再把知识嚼碎了喂给孩子;

不论是虎妈鹰爸还是兔妈猫爸,都为购置学区房伤透了脑筋;

……

影视作品构筑的希望并未减轻丝毫现实生活中的“鸡娃”热度,再佛系的父母也难免被卷入愈演愈烈的教育焦虑,为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砸下巨大的财力和精力。

到头来,父母可能也“凌乱”了:到底是在鸡娃还是在鸡自己?

图源/电影《地球上的星星》

从《小舍得》播出后公众舆论对田雨岚教育理念的强烈批判声音不难看出,大多数家长对“鸡娃”教育既存的问题心知肚明,可焦虑的大环境下鲜有人能安之若素,一路骂骂咧咧也要向前挤。

事实上,全然退出竞争并不见得是最优选,毕竟,电视剧里被放养的欢欢因成绩落后被质疑能力不足也没有获得理想中的快乐,教养孩子绝非一句简单的“自由生长”就能万事大吉。

所以,疯狂内卷的时代里,有没有既不强力“逼娃”也不一味“媚娃”的两全之策呢?

世界文学巨擘、《西方正典》作者哈罗德·布鲁姆穷尽毕生阅读经验编选的《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就给出了满分答卷!布鲁姆为家长和孩子们献上的这堂文学大师课,既满足了父母对提升孩子文学修养的教育需求,又能让孩子在阅读的浪漫中收获快乐和感动。

提升孩子的文学修养,读这一套集伟大文学灵魂的启蒙之作就足够了!

精英教育=“逼娃”?

塑造有趣灵魂从来润物无声

《小舍得》着力突出数学教育的水深火热,不同层次的奥数班人满为患,甚至需要托各种关系才能把孩子“加塞”进班。相比之下,作为文字之基础的语文教育则稍显冷清,前段时间媒体关于“文科生太多影响国家发展”的言论更是掀起教育界又一轮“文理之争”。

无可否认的是,理科竞赛加分的巨大诱惑和隐形的舆论导向都在迫使文科教育边缘化,家长要求孩子们投入大量时间刷题训练,业余时间连看一本课外读物也要拦阻,以至于许多孩子无法习得良好的阅读理解能力和文字表达规范,导致后期各科学习出现问题。

论争之下,不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逐渐意识到文学教育失落的危机,跃跃欲试投身语文教育的“鸡娃”竞争。

然而,数学有固定的公式和标准,一道题的答案也只会有一个,阅读与写作却没有公式可以套用,更无法从某位名师手上快速找到捷径,必须从一点一滴的阅读和思考中习得和建立起来。

发现前方没有捷径,“鸡娃”的父母们只好再次走上“逼娃”老路:列上满满几页必读经典书目,规定阅读时间,每天写一篇作文……

文学教育也要陷入如此严苛枯燥的机械化运转之中吗?

布鲁姆认为,阅读是浪漫的,这种浪漫“有如其他所有经验性的浪漫一样,取决于魅力,而魅力依靠的是潜在的力量而不是完整的知识”。事实上,高压逼迫式的方法不仅无法让孩子获得最真切的阅读体验,甚至会让孩子丧失阅读的兴趣,产生对抗情绪。

因此,布鲁姆在编选《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时,没有端着说教的姿态拘泥于晦涩的名作,而是寓教于乐,敢于突破大众标准里的“儿童文学”框限,不单单选录短小精悍的寓言、活泼有趣的童谣、朗朗上口的诗歌,也将惊险刺激的侦探小说、幻想小说、滑稽文学甚至是“鬼”故事编入其中,让孩子们在扣人心弦的故事中打开脑洞,自由理解和思考。

这套书既有惠特曼、左拉、莎士比亚、马克·吐温、济慈等这些伟大名字,亦有鲜为人知的无名佳作,布鲁姆不希望经典是沉闷的、枯燥的、教条的、“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更不想立下标准,界定具体哪个故事或哪首诗歌适合哪个年龄段的孩子。他认为:

这本书就像是一片开放的田野,读者徜徉其间,会发现适合自己的诗文或故事。这些精选出来的作品将给你带来快乐,许多作品对孤单无伴的读者来说就是他们的朋友。

这片文学的田野上,有吉卜林的动物寓言和玛丽·德·摩根的神话传说,也有才华横溢的内斯比特和伊迪丝·华顿的骇人虚构,自然、超自然、童年、爱情、死亡、动物、精灵、冒险、神秘、幽默等或“重口味”或“小清新”的主题足以吊足孩子们花样百出的胃口,在经典与趣味中开拓想象力与创造性。

孩子们可以在柯南·道尔营造的悬疑世界里体验“烧脑”的乐趣,同极具人格魅力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起探寻蛛丝马迹;

也可以在克里斯蒂娜·罗塞蒂轻快的长诗中感受真挚的姐妹之情,和姐姐一起从不怀好意的精灵市场里突围而出挽救妹妹的性命;

还可以在普希金构筑的赌场里尽览人性的贪婪,与黑桃皇后共享命运的秘密;

……

故事不是一板一眼的严厉说教,诗歌不是言之无物的沉闷宣讲,布鲁姆邀请家长和孩子们一起踏上探索美、感受美、享受美的旅途,享受阅读的快乐。

智识与快乐不可兼得?布鲁姆用这套书撕下“经典”二字背负的肃穆标签,让文学教育回归愉悦心灵的本质。

图源/电影《放牛班的春天》

快乐教育=“媚娃”?

建立文学审美需要经典滋养

高压式、填鸭式的“鸡娃”教育是不可取的,但这是不是意味着奉行“快乐教育”理念的家长就可以放弃筛选和引导,一味迎合孩子们的阅读趣味?

正如儿童教育作家、出版人、中国教育学会会员、TED×Kids智库专家、《通往幸福的教育》作者三川玲在《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首部中译本的序言中提及的“媚孩”,许多编选给孩子的读物通常会考虑孩子看不看得懂、孩子喜不喜欢、是否符合孩子的年龄特征——这样一下子就把选择范围变得很窄,窄到只有儿童文学,窄到只有现代作品,因为早些时候,是几乎没有专门为孩子创作这一说的。

布鲁姆就不接受“儿童文学”这样的分类,他认为:

一个世纪前,这种分类起到了一些作用,它能与其他类别有所区别,但现在这个标签代表难度的降低,它毁掉了文学文化。现在,大部分商品化的儿童文学对读者来说,无论年纪大小,无论什么时候,都满足不了他们的精神需求。

时至今日,儿童文学的界限似乎依然牢不可破,无论是孩子们亲近的家长、老师,还是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环境,为孩子们挑选的文学作品不是寓言、神话等题材,就是语言童稚化的故事书、绘本,缺乏多样性和异质化。

奉行“快乐教育”的家长们很容易落入无节制“媚童”的误区,忽略了培养良好阅读习惯、提升阅读品味需要成年人适时适量的引导。尤其是在当前屏幕的蛮横专制时代背景下,短、平、快的信息更容易被接收和消化,进一步加剧了阅读审美和趣味的窄化。

布鲁姆认为,文学经典是可以跨越时空、跨越语言、乃至跨越年龄屏障的,因此,他整理东西方经典文学作品汇编为《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希望由此激发孩子阅读天赋,让大家之作滋养孩子的成长。

孩子们可以从莎士比亚的诗作中感知四季变迁;

也可以通过爱弥尔·左拉创造的“陪衬女郎”发现美丽外表下的阴影;

还可以自马克·吐温勾描的田纳西州新闻界窥见社会百态;

……

布鲁姆避开晦涩聱牙的选段,将不同体裁与主题的名作混合编选,让每个年龄段的孩子皆可找到适合自己的内容,提供父母与孩子共同阅读的最精要文本,站在巨人之肩望见文明的广阔,在经典的滋养下不断进化成更好的人。

图源/电影《死亡诗社》

其实,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然的读者,不需要布满焦虑的“鸡娃”教育。

在这堂云集莎士比亚、马克 • 吐温、惠特曼、济慈、伊索、屠格涅夫等名家著作的文学大师课上,集合了那些最好的、最敞开心扉的幻想、叙述、抒情以及思索,给予孩子清楚、独立、鲜明的自我,同时,也让每个年龄段的读者都能在愉悦中有所收获、有所成长。

“逼娃”与“媚娃”之间,我们依然有更好的路可以走!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作者:[美]哈罗德·布鲁姆书名:《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

内容简介:

《给聪明孩子的故事与诗》分“春”“夏”“秋”“冬”四卷,精选了布鲁姆教授从5岁反复阅读到70岁的文学经典,包括深具启迪和娱乐性的41个故事、传说和84首诗歌。选品内容大多是十九世纪或更早的作品,既涵盖诸如莎士比亚、马克·吐温、惠特曼、济慈、伊索、屠格涅夫等名家著作,也有不少颇有逸趣的佚名作品。这本书集合了那些最好的、最敞开心扉的幻想、叙述、抒情以及思索,给予孩子清楚、独立、鲜明的自我,同时,也让每个年龄段的读者都可有所收获。

作者简介:

选编者简介:

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1930—2019),美国当代著名文学教授、文学理论家,生前曾执教于耶鲁大学、纽约大学和哈佛大学等知名高校。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诗歌批评、理论批评和宗教批评。布鲁姆一生出版了40多部著作,如《西方正典》《影响的剖析:文学作为生活方式》《如何读,为什么读》等。

译者简介:

戎林海,教授,常州工学院外国语学院原院长。出版独著5部,编著7部,译著7部,词典7部,教材8种。研究领域:翻译理论与实践,翻译家研究。

黄橙,文学博士,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研究领域:赛珍珠研究,项美丽研究,儿童阅读。

戎佩珏,留英硕士。研究领域:翻译理论与实践,商务英语。

熊亚芳,文学硕士,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研究领域:文学翻译与创作。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特哈币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