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剧组、没游客,20亿建成的“僵尸影视基地”太多了
2021-06-02 07:39:06 小编 人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余小岛。

如果坐高铁经过安徽滁州的话,那么你很大概率会在车窗外面看到一个硕大无比同时又奇丑无比的狮身人面兽和钢铁侠绿巨人套装。这里就是整个安徽省寄以厚望,最终收获的只有心酸的一个项目——滁州长城影视基地。

滁州长城影视基地,京沪线南下北上朝东边看都能看见

滁州长城影视基地,兴建于2013年,投资超过20亿人民币,占地面积超过200万平方米。整个基地的主要景点有大明宫、乾清宫、祈年殿等中式建筑,还有狮身人面兽、雅典卫城等西方建筑,是以秦代至民国时期和世界遗产文化为背景的仿古建筑群。其中很多建筑,比如乾清宫、狮身人面兽、钢铁侠绿巨人套装都是按照原建筑1:1等比建造的。

基地建设之初,以“第二横店”为目标,但建成后的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实在太大。影视剧拍摄方面,到目前为止拍摄过的影视剧寥寥无几,可查询到的影视作品,比如《乞丐皇帝与大脚皇后传奇》、《大玉儿传奇》,都是一些知名度和收视率都不高的电视剧。

至于旅游方面,基本上没有游客。最初门票定价150元,根本没有游客;目前票务网站上显示票价88元,但是据说现场票价只需30元。票价只有横店的十分之一,但是游客量却远远不及横店的十分之一。根据游客的反馈,“整个园区空旷无人,又脏又乱,有很多还没建好的地方。体验方面基本上只能观看仿制建筑,经过这么多年风吹雨打,如今已经有些残破了,再过几年可能只能拍鬼片了。”

滁州影视园区,明清宫殿

这可能就是当下各省市很多影视基地的现状——打着文化产业的旗号,蜂拥而上兴建影视基地,大兴土木,投资巨大,但是建成之后没有创新,没有技术,经营不善,无论是影视拍摄还是文旅项目都无人问津,最终沦为“僵尸基地”。

类似的低水平重复建设,既造成了大量资金和土地资源的浪费,也将整个影视基地行业带入了同质化竞争的泥潭。这也正是成立不久的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基地委员会所希望解决的问题之一。

全国影视基地上千家,活跃做电影的不到70家

从1987年央视无锡影视基地建设算起,30多年间,全国各地竞相兴建影视城,大大小小的影视基地总量据历史数据已有数千家(含已消失或变更为新的影视基地的数量)。作为一种影视文化、旅游和城市建设相结合的产物,影视基地的建设正在急速扩张。

但是根据影视基地委员会专家支菲娜教授团队的调研数据显示,真正在营的影视基地只有313家,分布在全国293个地级以上城市中的134个城市,其中专注发展影视产业的有221家,大于100万平方米的影视基地只有14家,影棚数量大于10个的基地小于20家,活跃的有50-70家。

从功能定位上来看,全国的影视基地基本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数字制作型基地,聚焦数字制作,以影视后期为主,不涉及或较少涉及旅游,数量占比9%。比如中影(怀柔)电影数字制作基地已参与数万部电影的后期制作,包括《战狼2》、《流浪地球》等大片。

中影数字制作基地

第二类是自然景区型基地,依托自然光和旅游景点为影视拍摄提供场景,数量占比36%,主要是西部的一些影视基地。比如新疆乌尔禾影视基地,是新疆唯一的影视基地,年接待摄制剧组30个左右,代表拍摄作品有《七剑下天山》、《无人区》、《大秦赋》等,整个基地的场景以沙漠、戈壁、绿洲、雪山等自然风光为主,其中世界魔鬼城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乌尔禾影视城和纪氏部落城都是国家级3A级旅游景区。

新疆乌尔禾影视基地,《大秦赋》开机仪式

第三类是人造外景型基地,依托影视作品建成外景后,以影视拍摄和旅游为主要业务,数量占比55%。当然各个基地之间存在些许差别,有的以影视拍摄为主,有的以旅游项目为主。

前者的代表有无锡数字电影产业园,从旧钢厂改造而成,至今已完成拍摄1200部项目,包括《捉妖记》、《邪不压正》等国产电影,以及《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等热播综艺节目;后者的代表有无锡三国水浒城,1987年为了拍摄央视版《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而建,后来发展为依靠太湖和三国水浒IP的一个旅游景区,每年游客达到200多万人次。

无锡三国水浒影视城

这类中集大成者当然是浙江横店影视城,兼顾电影拍摄和文旅项目,也是中国目前最知名的影视基地。从1996年兴建至今,已发展出广州街,香港街,明清宫苑,秦王宫,春秋唐园等大型影视拍摄场景,完成拍摄3000多部影视剧;同时大力开发文旅项目,举办“龙套节”,打造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从盈利上来说,横店影视城在影视的综合性服务收入大概占到30%左右,旅游收入反而占到70%。

横店影视城

影视基地?还是旅游景区?

可以看出,三类影视基地中除了9%以数字制作为核心的影视基地较少涉及文旅项目,其实90%以上的影视基地都在主要发展文旅项目。这和河豚君在全国影视基地委员会会场上的观察也是一致的——大部分的参与代表都在谈论文旅开发,只有少数龙头基地在谈论提升电影拍摄技术。

“其实影视基地光靠影视剧拍摄是很难维持的。”上海车墩影视基地的负责人张乐平介绍说。所以很多影视基地都在以影视IP为依托,大力发展文旅项目。“因为发展旅游,现金流来得比较快。”

但是在文旅项目的开发上,东西部影视基地的模式又完全不一样——西部的影视基地主要靠自然风光和仅有的影视IP,而东部的影视基地已经开始开发“沉浸式”剧本杀、场景化团建甚至影视乐园等高消费文旅项目。

上海车墩影视基地

东部比较典型的就是上海车墩影视基地,从1999年建成至今,已接待游客千万人次。通过不断开发特色节庆活动,依靠老上海街景建筑,打造“夜上海旅游”的定位,建成“吃穿住娱购”设施配套齐全的文旅项目。

尤其还在场景设备比较齐全的条件下,紧跟热潮不断开发“沉浸式”剧本杀项目。“今年下半年,我们会推出两三个剧本杀。剧本杀项目带来好处是人流量不是特别大,但是消费能力特别强。比如说车墩平时游客每张门票80块钱,剧本杀可以卖800块,相当于来1个人顶10个人。人数控制以后,对剧组拍摄干扰也会少很多。”

但能像车墩这样离上海核心区只有一个小时路程的影视基地并不多,虽然目前许多地区也说要考虑转型做剧本杀,但核心能吸引到多少人流,仍是个未知数。

上海车墩影视基地

除此之外,车墩影视基地隶属上影集团,他们持有大量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留下来的动画IP,比如《黑猫警长》、《葫芦娃兄弟》等等,都在快速转换成现实旅游的产品,“希望未来能够打造成类似迪士尼这样影视游乐园”。

至于中西部的影视基地,大多都是某一部影视作品拍摄完成之后遗留下来的产物,比如襄阳唐城影视基地来自陈凯歌拍摄《妖猫传》,云南大理天龙八部影视城源自胡军、林志颖版的《天龙八部》,镇北堡西部影城主要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系列和《龙门客栈》。

镇北堡西部影城

这些影视基地大部分都完全转为以开发旅游项目为主要业务。襄阳唐城影视基地目前年接待剧组只有2-3个,影视拍摄收入在景区总收入里面仅占5%,更多是以旅游地产项目为主;而云南大理天龙八部影视城甚至几乎没有剧组接待,完全依靠文旅项目。

对于这些影视基地来说,它们所仅有的一两部影视IP成为各自的“续命稻草”,通过融合到仿古场景中的影视cosplay活动帮助它们招揽游客,而一旦这些影视IP过气或者运营不善,那么就随时可能成为“僵尸基地”。

比如襄阳唐城影视基地就在《妖猫传》热度消散之后几乎成为“空城”。这座投资了17亿的影视基地,仅在开业初期吸引了一拨本地郊游的游客,之后就无人造访了。整条“唐人街”的配套商业设置,便利店、影院、酒店、游乐场所也全部关闭,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唐城图片也大多都是空荡无人的场面。

襄阳唐城影视基地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影视基地,比如滁州长城影视基地,以及兴建于90年代的河南焦作影视城,既没有一部成功广为传播的影视剧IP,也没有开发出新兴的文旅项目,更不具备高端的拍摄技术和条件,有且仅有的只是一堆粗糙的仿古建筑和千篇一律的“塑料感”,很容易就会成为门可罗雀的“僵尸基地”。

拍电影缺技术,搞旅游缺创新

为了解决这些“僵尸基地”和中国影视基地行业的发展问题,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基地委员会于去年金鸡奖期间正式成立。“整体来说,中国影视基地在全国布局不均衡,东部多,西部少,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集聚效应很明显。”基地委员会的专家在调研报告中提到,“但是基于不同定位,全国影视基地的发展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对于那些以影视剧拍摄为主的影视基地,最大的问题在于科技含量不高,自主技术创新少。比如国内很多影视基地,比如青岛东方影城、无锡数字电影产业园,都号称自己有着高科技的“水棚”(用于拍摄水面、水底场景的摄影棚),但据管虎导演介绍自己在筹备新片《东极岛》的过程中,考察了国内所有的水棚才发现:“其实国内这些水棚的条件,海水比例、水温、水压都不行,无法模拟海浪场面,所以林超贤拍摄《紧急救援》的时候,不得已之下只能跑去墨西哥的水棚了。”

《紧急救援》选用的墨西哥水棚

除此之外,要素不全、服务不好也是这些基地所急需解决的问题。要素不全包括器材、群演等影视制作相关行业发展不配套,“有些地方群众演员口音严重,连喊个口号都喊不利索”;而服务不好更是影视基地的普遍问题,“基地的工作人员都不太懂电影,虽然都能提供拍摄场景,但是在其他方面的服务就基本没有了。”贾樟柯导演在座谈会上也提到。

科技含量低、要素不全、服务不好,使得很多影视基地只能接拍一些网大和电视剧项目,与院线电影、大制作电影对技术和服务的要求相去甚远,慢慢也就成为无人问津的影视基地。这也导致整个影视基地行业必然会形成大的基地越来越大,小的基地慢慢被淘汰的趋势。

而对于中西部的影视基地来说,选址就注定了他们会以发展文旅项目为主要业务。“边远地区的影视基地就发展不起来,就是地理位置选择不是很科学,因为他是从发展当地旅游的角度选的,而不是从影视拍摄角度选的。”目前国内很多城市仍然是以地产开发为主,政府缺乏宏观引导和科学规划,很多影视基地只是某些主管部门“拍脑袋”定下来的形象工程,并没有按照市场和产业的需要进行配置。大手笔的批地建设,导致影视基地有遍地开花之势。

尤其是随着古装剧、穿越剧的流行,很多地级市误以为兴建几个仿古建筑就能做影视基地,从春秋到秦汉,从唐宋到民国,不一而足。尤其是热门的“三国城”、“汉唐街”、“明清楼”、“民国老上海”等场景,都非常大同小异。“很多基地看到横店做那么多,我也接着这么做,西部好几个基地做得半死不活的就是因为这个。”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基地委员会的会长导演尹力告诉河豚君。

几乎每个影视基地都有的明清建筑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内卷”严重。“你们家建一条街,那我们家就建一座城。”如此同质化的仿古建筑,又缺少新颖的旅游项目,对于剧组和游客来说,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这些主打旅游项目的影视基地也都沦为“僵尸基地”。

这也正是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基地工作委员会成立的意义。

担任会长的尹力导演表示,影视基地工作委员会将针对各个影视基地之间的差异化做互相配合,提高要素的集中度,建立集群效应,搭建交流平台、制定规则、统一标准、树立标杆,推动国内影视基地的整体发展。希望在影视基地委员会的协同配合之下,类似滁州长城影视基地这样的“僵尸基地”可以少出现一点。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特哈币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