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讨伐B站盗播《老友记》背后:涉事UP主称“为了分享”,封号也无所谓
2021-06-01 18:00:05 小编 人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胡琛。

B站盗播内容引发在线视频行业不满。

5月28日下午3点50分,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同时发布声明,作为《老友记》之重聚特辑的版权方,联合谴责B站盗播行为:“特辑上线发布后仅数小时,B站就出现了大量盗版侵权视频,严重损害了创作者以及版权方的正当权益”。

在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即将施行之际,“爱优腾”三家网站同时发声、联合抵制B站,硝烟味不言而喻。

截至发稿时,当事方B站没有对此次盗播事件做出回应,但已批量下架旗下UP主的相关盗播内容。针对事件最新动态,时代财经联系B站、爱奇艺双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B站被“怼”,剧迷也有“难言之隐”

《老友记》剧终17年后,六大主演回归“重聚特辑”,出品方华纳兄弟将这一特辑放入旗下流媒体平台HBO Max,吸粉意图明显。

国内,“爱优腾”三家在线视频网站购买版权,作为“中国大陆地区互联网信息网络传播的权益方”,选择与HBO Max同时上线,全片也是会员特供。而B站并不在《老友记》之重聚特辑的购买名单中,这也是“爱优腾”三方高调维权的起因。

“对于‘爱优腾’这样以付费会员为导向的商业模式,版权内容是核心竞争力,B站此次盗播‘爱优腾’版权内容,犯了大忌,肯定会遭到反扑。”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财经说。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时代财经发现,在《老友记》之重聚特辑全球同时发布后不久,B站就有UP主上传完整版,且画面清晰、配有中文字幕。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UP主“玄眞”上传的《老友记》之重聚特辑就在此次下架系列视频之中。其称,出于“分享免费资源”的精神,上传了《老友记》之重聚特辑。在下架之前,该视频播放量近9千,内容为1080p高清,且配有中文字幕。

“我把《老友记》之重聚特辑通过磁力链接下载下来,在28日上午9点左右上传到B站,下午6点前就被B站下架了。”玄眞对时代财经表示,下架后,B站官方会通过系统发送通知。“我一直被警告的,但是觉得无所谓,最多封号,这后果我可以接受。”

时代财经从UP主处了解到,平时像《老友记》这样可能涉及影视版权的视频,在B站上传后,审核通过率为10%左右。如果UP主投递非本人自制稿件3次及以上,会被退出“创作激励计划”,违规会被扣钱。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玄眞是一位业余up主,对通过发视频获得收益的需求很低,封号对他来说并不“致命”。“我更多是处于视频观看者的角色,封号了,视频也还在,只是不能发视频而已。”

盗版视频的存在,除了有用户想要“占便宜”的心理之外,对于像《老友记》这样的海外剧,一些剧迷也有“难言之隐”。

时代财经了解到,虽然与HBO Max同步上线,但是“爱优腾”版本较原版内容删减了6分钟。该片完整版时长01:43:39,国内上线版本在剪辑后的长度在01:37:53。

“阉割”海外剧,背后是2015年出台的史上最严“限外令”。根据要求,视频网站在引进影视剧的时候要先审后播,且份额有限。

当正版网络视频平台满足不了用户需求时,用户很容易通过盗版渠道的方式寻找内容进行观看。因此,即便原版内容来源于UP主的盗播,也有剧迷捧场。这使得很多UP有了上线原版的动力。

诺诚游戏法负责人朱骏超对时代财经表示,B站此次是否在侵权事件中承担责任,主要是看是否可以适用避风港原则,也就是收到这类版权投诉后,是否在24至48小时内下架相关视频;如果没有及时下架,B站承担责任。

据悉,B站《老友记》之重聚特辑在“爱优腾”维权声明发布后2-3小时即内删除,符合避风港原则,违法风险小。“值得一提的是,‘爱优腾’在法律意义上是版权方的被授权方,必须拿到版权方的维权授权才可以对B站UP主起诉,一般来说,这些会在各方的版权授权协议中作出约定。”朱骏超说。

高调维权,折射出流量焦虑

这并不是B站因为“内容搬运”第一次交“学费”。

2018年5月,爱奇艺自制网综《中国有嘻哈》在B站未经授权擅自播出,爱奇艺随即请求法院判令B站立即停止侵害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100万元、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2020年6月,B站因UP主上传《我不是药神》电影的纯音频,被优酷诉至法院。法院一审判决,B站运营公司赔偿优酷公司经济损失6万元和合理开支5000元。

时代财经在翻阅券商研报时发现,卖方也提醒投资者,B站平台的PUGC视频内容(专业用户生产内容)是由UP主上传,可能存在搬运、剪辑、音乐及图片等侵权风险。

事实上,在视频网站“跑马圈地”的时代,在线视频网站曾出现密集的侵权行为。2018年4月,优酷起诉电视猫擅自播放《歌手》第六季,索赔500万元;5月,爱奇艺状告B站擅自播放《中国有嘻哈》侵权,索赔百万;同月,优酷起诉范特西视频擅播《虎啸龙吟》《湄公河行动》,索赔900万;8月,今日头条起诉百度擅播《一郭汇》,要求百万赔偿。

中国银河证券分析师杨晓彤认为,互联网产业在经历飞速发展后已逐渐步入产业周期的末端,流量聚焦头部企业趋势明显,虽仍有上升空间,但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殆尽,互联网行业下半场取决于私欲流量的争夺。

用户流量增长的压力,使得在线视频网站不得不对外花重金购买版权,对内投资自制内容。对于各大互联网平台而言,私域流量的价值开始被逐渐挖掘,其所带来的红利将作为带动企业业绩增长的新引擎。

以B站为例。在2018年上市后,B站自制内容明显增多,包括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小小少年》《奇食记》联合出品的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同时全资收购了绘梦动画。

除了自制国创及综艺内容,B站自2019年起,先后购买了《哈利波特》(2019年)《指环王》(2020年)《霍比特人》(2020年)等电影版权,并独播院线大片《夺冠》,以此增厚内容来提高会员消费。

6月1日,《著作权法》再迎修订,影视作品的保护力度进一步提高和完善,短视频、直播等视频内容也纳入著作权保护范畴。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视频网站未来的版权之争,火药味可能更加浓。

“老法新修,是为了适应当前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与行业的变化,而这次‘爱优腾’在新《著作权法》修订前集体声讨盗播行为,也是希望通过舆论来加强用户版权意识,在用户增量放缓的背景下,增厚版权内容的护城河。”张毅对时代财经说。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特哈币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回顶部